主页 > 眼球 > 幼儿转住河北省儿童医院死亡 家长疑输液所致
幼儿转住河北省儿童医院死亡 家长疑输液所致

  中新网石家庄4月16日电 (记者 李想 徐艳辉)记者报道了藁城籍婴儿因腹泻在河北省儿童医院死亡后,近日又获悉,在此之前的2月18日保定市阜平县一幼儿也在河北省儿童医院就诊期间死亡。该幼儿母亲杨女士同样认为孩子死亡系救治不当输液所致,而院方以“免除住院费、医疗费”的方式对死亡幼儿家长做了交代。

  由于杨女士对孩子的死因有异议,多次找院方交涉无果的情况下,找到河北省卫生部门,相关人员称“愿意去法院告就去法院告”。最终河北省卫生部门并没有接受杨女士反映情况的书面材料。

  死亡幼儿的母亲杨女士向记者叙述了带孩子到阜平县医院的就诊过程。据她介绍,去年年三十(2月13日),她发觉孩子有点感冒,嗓子发炎。在当地有“初一不能吃药”的说法,为了让孩子尽快康复,便选择到阜平县医院就诊。

  “2月13日下午,我是拉着孩子手走进县医院的。医院给孩子进行了血液化验、拍片等检查,显示孩子无其他异常状况。”

  “医生说‘孩子有点气管炎,输液吧’。后来就对孩子进行了输液治疗,输的是阿奇霉素。结果十几分钟后孩子便出现了过敏,甚至休克,于是医生赶紧对孩子进行抢救,用了大量的抗过敏药物。抢救完后,一位李姓医生说孩子是急性喉炎,县医院治疗不了,须立即转院。听医生这么说我心里特别着急,于是花1500块钱租了一辆县医院的急救车把孩子送到了河北省儿童医院,随行的还有县医院的一位医生、一名护士。”

  河北省儿童医院是河北省比较权威的儿童医院,正是基于这一认识,杨女士同意了阜平县医院医生提出到省儿童医院救治的建议。

  杨女士说,“在去往河北省儿童医院的途中,孩子醒了,睁着眼睛喊着要找爸爸,可能是抗过敏的药物起作用了。到了省儿童医院后,有两位医生正等着我们。我向医生说了孩子在县医院输液过敏等相关情况,可能不是县医院医生说的急性喉炎,并请求再为孩子重新慎重诊断一下。”

  “儿童医院一位宋姓医生说‘就是急性喉炎输三天液也就没事了’。于是给孩子做了皮试后,开始输头孢。输液没多久,孩子出现烦躁、嘴唇干等状况,我们找护士,护士说没事。又没多久孩子眼边出现褐色斑,找护士把大夫叫来,宋大夫给开了两支药同时输,还是没有好转迹象。再喊护士过来,护士见孩子明显是过敏,就把针给拔了,赶紧抱抢孩子进重症室进行输氧抢救。到晚上10点多,孩子已经输了近4个小时液。”

  “孩子进重症病房时,护士向我做了关于此前孩子病况的详细了解并记录。我跟护士说自己仍然认为孩子是输液过敏,不是急性喉炎。孩子从2月13日晚进重症后我们就再没见过他,只是每天下午2点半值班医生会向我们做简短的关于孩子的病情通报。”

  “2月18日下午,我又向值班的黄姓医生说起了孩子转院之前的输液过敏等情况,黄医生惊讶地说‘这些情况你怎么不早说’。 2月18日晚上8点多院方向我下了孩子的死亡通知。”

  杨女士及其家人对于孩子因患普通感冒去医院治疗而最终死亡一事不能接受,认为孩子病不致死。针对阜平县医院以及河北省儿童医院对于孩子的救治杨女士提出了诸多质疑。

  记者看到阜平县医院门诊病历记录显示,孩子被“初步诊断:1支气管炎;2急性喉炎。”杨女士向记者指出了该病历的数处疑点,“从笔迹判断,急性喉炎的诊断结果是明显后加上去的;就治所用的药物名称也有改动等。”

  杨女士向河北儿童医院索要孩子住院病历的过程极为曲折。杨女士向记者反映,2月20日至3月17日她曾多次向院方提出索要孩子的住院病历的要求。

  “2月20日,我们来到儿童医院想把孩子住院的事儿了一下,当时向院方提出了封存病历的要求。一位霍性主任答复,‘咱们最终是为了解决问题,我们把孩子的住院费、医疗费给免了。’并要求孩子父亲在院方出具的一份协议上签字。由于我当时精神上已经承受不住,家人也怕我出什么事,就签字了。”

  “协议的大概内容是,院方对家长表示同情,免除孩子的医药费用,并要求我们不再来医院生事。协议只有一份,在医院手中。当我们提出索要孩子住院病历的要求后,霍主任表示医院有规定,病历一周后才给。”

  “十天后我们在医院病案室见到了孩子的病历,但病案室表示须孩子所在病区的医生过来签字才给病历。我们打电话给值班医生,他们称开会中,等会儿拿。当时还有和我们一样等拿病历的家长,一会儿医生来了,别人的病历都签字拿走了,唯独我们的不给签。”

  “3月10日,我们再次来到医院并电话联系了霍主任。霍主任说事情都清了,要病历干吗,还说自己在开会,四五天后才能回去。3月11日,我们一早到了医院,向其他医生了解到霍主任正在查房。我们来到病案室,病案室称重症四区已经将孩子病历提走。无奈之下,我们找到了医院一位李姓院长,在他的协调下,当天拿到了一部分病历。后又经我们追要,3月17号才拿到孩子住院期间的护理记录。我们把病历给其他儿科大夫看后,他表示病历仍有遗漏。”

  令杨女士不解的还有2月16日下午的病情通报,当时值班郭姓医生说‘孩子应激性溃疡,已经对孩子禁食’。然而,当天晚上在医院办公室,杨女士问孩子为什么禁食。一位女医生说‘怎么可能给孩子禁食啊,孩子正是缺营养的时候’,当时郭医生也在场。”

  此外,杨女士说,“我数次向儿童医院说明孩子可能是输阿奇霉素过敏。河北省儿童医院出具的药品单显示,使用了阿奇霉素对孩子进行治疗,并使用过大量抗过敏药物。在死亡诊断中也有‘过敏性皮疹’显示”。

  杨女士介绍,2月20日至3月17日她曾多次向院方提出索要孩子的病历的要求,但费尽周折拿到病历后发现 “数处疑点”,且有明显修改的痕迹。对此院方则称,医院对病历记录做适当修改是允许的,死亡幼儿护理病历的修改在此范围内。儿童医院更是告诉记者,“孩子在治疗过程中从未出现过敏情况,不能单单依照孩子的表面状况来判断孩子是否过敏。是否过敏医生更有经验。”

  儿童医院对杨女士就孩子死因的说法予以否认,称医生会按照自己的诊断结果进行治疗。记者在院方提供的一份门诊病历记录复印件上看到,该病历记录了医生对幼儿病情了解、用药治疗、插管抢救等相关情况。其中,关于输液用药头孢记录处,有“皮试(一)”盖章印迹显示,时间标注为18:15,且每个步骤都有具体时间说明。但院方并未向记者提供住院病历。(完)

  商讯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